DSC00539

1906 年建设正太铁路时,法国籍总工程师挨士巴尼为了节省建设费用,避开在滹沱河上架铁路桥,将首发站由正定改在了石家庄村,与 1903 年建成的京汉铁路在此交汇,这个清光绪年间《获鹿县志》中描述为“街道六,庙宇六,井泉四”的小村庄就此而兴。


百年来,石家庄的火车站先先后后经历过数次搬迁,但称得上城市地标的,只有这座与我同龄的火车站。而 12 月 21 日,经历过 25 年风霜雨雪的石家庄站行将谢幕,在南方三公里的新站将成为这个城市的过客和新生代记忆中的石家庄站:

DSC00512

“模仿”赵州桥外形的新站正面和气派的广场

DSC00518

宽敞的售票大厅

DSC00520

“石家庄站欢迎您”

DSC00523

跟风买一张到石家庄正定机场的车票,26 日是京广高铁开通的日子,纪念一下

对于一个初级的火车爱好者来说,新火车规模更大、设施更现代,京石 - 石武高铁的开通拉近了石家庄与邻省的距离;然而对于一个在石家庄生活了 25 年的普通市民来说,火车站的搬迁牵扯到了太多了记忆和情感:

DSC00524

国庆 60 周年,“胜利之城石家庄”雕塑

DSC00526

不会有人再排队了

DSC00529

进站口 5

DSC00531

冷清的商铺

DSC00533

几个拉着行李却不知道火车站已经搬迁的人被拒之门外

居住在城市的西北隅二十年,目睹着这儿发生的一切变化。前几天,小 5 给我发了一条短信,问我你知道东购改名了吗?东购大楼 15 年的红色外装,也随着名字的改变——银座,涂装成了白色。而就在不远,还有一个石家庄最有历史的商场,过去的名字极具中国社会主义特色——人民商场,而如今那些城市的新移民、新生代还有匆匆过客,恐怕只会记得新百广场这个顺应潮流的名字。十五年前,我们一家子经常会去裕华东路吃饭,在我的记忆里那时裕华路的南边还是一片荒野,仅有为数不多的建筑,而如今裕华路已经成为石家庄的第二大路,省政府与长安区政府一西一东镇守裕华路,白昼车流如织,夜晚灯火通明。休门算得上石家庄的一个符号,石家庄旧称石门,便是从石家庄与休门中各取一字而成,那里十年前还是棚户区红灯区,今日已遍布高楼大厦。同休门一样,很多老旧的城中村:北焦、西里、柏林、翟营、高营、方北、谈固、西王、槐底、东岗、大马、尖岭... 也都在城市的进化中涅槃,质变。

华药附近刺鼻的药味儿,卷烟厂那儿浓烈的烟草味儿,一直都是市民口诛笔伐的对象,工厂外迁是件利民的好事,我举双手赞成,这些弥漫在市区内的工业废气早该消失殆尽了。不过以后,这种符号抑或是映像也会消失不见:当你疲惫的下了火车,昏昏欲睡的打车回家时,再不会有这么恶心的气味提醒你:“操,又回傻逼石家庄了!

摘自我去年的一篇日志:故乡,故乡

城市在变,再变。犹如人的成长。新的会更好,但旧的也弥足珍贵。

  1. 社会变迁真快呀,15 年后又是一番景象。

  2. 自己出行的时候比较少,所以坐火车的次数并不多。但是,每次从外地回来踏上石家庄火车站时,那种回家了的感觉,是忘不了的。还没有去过新站,可能和新站的初次见面也要等到春节后了。我记得石家庄老站几年前修缮过,还以为会继续用下去。

    • @听海
      石家庄新站的位置规划其实比较早,可能 5~6 年前就是这么规划了。对不少人来说,这都有过一段特别的记忆,希望老站能够作为一个地标和文物存在,别被拆除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