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确是发现我现在是越来越懒了,没有什么耐心去完成什么事情,更没有耐心经营一个既没文笔也没内涵更没思想又总是不更新的博客。

突然想写点东西,是因为这两天一直在听万能青年旅店的歌。初识这个乐队,还是未毕业的某天,小黑告诉我的,他说建议我听听他们的《秦皇岛》。猫儿说,这首歌听起来很忧伤。喜欢上这首歌,不是因为她的名字叫“秦皇岛”--一个我生活了四年的北方海角的一个小城,也不是因为万能青年旅店诞生在“石家庄”--一个我生于斯长于斯的无名城市,在网上搜索不到录音棚版本,只能找到若干歌迷手机拍摄的 Live 版本,点开了一个长达 12 分钟的视频,我还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乐队,乐手,歌,能把一首歌演绎的这么冗长。其实就在前奏的时候,我还觉得很一般,不难听,但没什么特色。只是一声嘶鸣的小号,彻底把我从别的网页中拉了回来,悠远而嘹亮的小号,像是在海浪拍打沙滩的时候,突然响起了这个海港城市特有的万吨货轮的汽笛声,霎时让我觉得我好像站在秦皇岛的某个海角,傍晚时分,空无一人,只有我能看到远方已经要沉下去的夕阳,还有剪影般的轮船消失在地平线。“站在能分割世界的桥”,这画面该是多么的广阔,这样的画面应该只有在海的某处才能实现吧,除了海与天便空无一物。其实一首歌并没有多么神奇,只是有时候恰好它的某段旋律和歌词触动了你的心而已。而我承认,随着小号不断的在沉闷中响起,内心里总有一种东西被它触动了,一边忧伤着,一边治愈着。

后来尝试搜了一下他们的其他作品,纯粹是因为歌名中有“石家庄”这三个字儿,而且歌名也很暴力血腥--“杀死那个石家庄人”,这就是我听过的他们的第二首歌。提到石家庄,不得不说石家庄这么个城市真的一无所有,除了废气和尘土。自打我神奇的出现在四院之后,我就一直成长在这个默默无为的城市,省三幼,机场路小学,这么两个离家不到五分钟步行路程的地方,我就这么生长了 12 年。看到了门前的马路,由北马路改名为机场路,又变为和平西路,一次又一次的扩宽,抹灭了历史的痕迹,见证了城市的发展。直到终于可以骑自行车上初中的时候,石家庄终于变得不那么默默无闻了,离家不到 500 米的地方,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爆炸案,在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夜晚,一个人连续爆炸了三座楼,粉碎了许多人的未来。靳如超,看起来和普通石家庄人没有任何区别,消瘦的脸庞,老实憨厚的感觉,然而内心却是被压抑了太久,超过了他所能忍受的极限,而可能这也正是每个石家庄的普通人所在忍受的。《杀死那个石家庄人》,或许体现的就是这么一个石家庄最最普通的市民的生活,每天三点一线,工厂,菜市场,家。有一个可能不大漂亮但是很好的妻子,让你值得守护。

嗯,篮子让我帮他远程协助给他弄电脑,所以估计这文章就此烂尾。。。。。

但我还是用了《十万嬉皮》中的一句歌词来作为这个烂尾文的标题。

好吧,不让这么一个烂文烂尾,算是我回复耐心的第一步吧。

续前文:

一个男人撕裂般的怒吼出“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的时候,我想正是那些过着日复一日没有丝毫乐趣生活的人们最后崩溃的一种表现。当生活已经变成责任和任务的时候,我们便不得已。我害怕以后我的生活也会变成那样,沉闷的生活,沉闷的劳作,直到有一天心灵的崩塌,生不如死。或许我这个还没脱离学生稚气的人,不该这么苦逼,但是现实就是这样啊,大家都在装着成熟,连比自己小很多的人都整天对生活发出各种感慨,我不装能行吗?到头来我也还是一个俗人,不懂得啥叫文艺,不会在文章中穿插一些英文,不会喜欢看那些文艺青年们爱看爱听的东西,不会喜欢去咖啡厅。但我就喜欢这样,谁也不能把我怎么着。

说白了,这篇文章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这叫嘛玩意儿啊。对音乐和歌词都没评价,就自己在这瞎 BB 半天,不过嘛,这才真实点,想到哪写到哪,不删不添。尽情的做一只傻鸟(niao3)吧,别再想那么多了,别活在自己编织的梦里,劝告自己。

  1. 目测这是最底层的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