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贴吧里面看见一个朋友说:越疯狂,遗忘的越彻底。我没经历过什么疯狂,也没有彻底的遗忘过什么,不过我觉得这句话有道理,歇斯底里之后的淡定难能可贵,我在想以后我可不可能真的彻底遗忘一些事儿,很有可能。

算下来,临近年关了,石家庄仍然不存在一点点年味,貌似往年常见的爆竹零售店这两年也不见踪影,往年这时已经有人偷摸着放开二踢脚了,现今将近冬月二十依然听不到炮声,这倒也好,人大了,胆小了,原来都是冲到放炮的最前线,现在见了放炮的都得敬而远之,绕着道走。安全第一啊!

明天去买件衣服,娘希匹,现在的衣服真 TM 贵,500 块钱什么都买不了,1000 块钱才能买件上衣。还是过去好,穿个粗布棉服就好了,哪有那么多款式和颜色。那种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模式,基本上夫妻双双把家换,你织布来我耕田就能满足基本的生活需要了。房子想建多大建多大,哪像现在卖身 1 年连个厕所都买不起的。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狄更斯在《双城记》里面说的话放到如今这个社会,我们这些人身上仍然适用。现在物质生活极度丰富,精神却前所未有的空虚,即使有电视、电影、小说冲击着我们,大家都在追逐着名利,互相攀比着,我想脱身,但是也脱不开了。真是羡慕过去那些文人骚客,隐居山林,把酒言欢,吟诗作对的兴致。

小 5 刚攒了台机子,今儿去买游戏,都是 DVD9 的了。想最开始玩电脑那会,1.44MB 的 3.5" 高密软盘是唯一可以移动的数据储存器,如今动辄几十 GB 上百 GB 的可移动储存装置都已经普及开来。整个社会都变成了 0 和 1 的媒体,信息大爆炸。过去数十盘磁带,现在只需一个小小的闪存就能装下,然而再听也无法找到当年的感觉,冰冷的数码声音和磁带的温暖夹杂着走带声完全是两种感觉,所以我觉得在电脑上储存所谓的高品质音乐没有任何意义,一种可简单无损复制并能轻易下载的东西,究竟有什么收藏的价值呢?照片也是,数码相机这么普及,照的不好可以再来一张,往往出游一次几百张照片就出来了,像素越来越高,成像越来越好。05 年猫儿临走的时候我和吴豚和猫儿一起用胶片傻瓜机照了张照片,洗出来的照片很朦胧,像 20 年前的照片,但是感觉很温暖。马上,我的 QQ 号注册就 10 年了,IM 工具的普及,拉近了人们,但好像也让人们变得疏远了,所谓的信息时代就是这么奇怪。

没想到,罗里啰嗦说了这么多...

edited

昨天坐车,经平安大街从槐安路到裕华路,竟然走了半个多小时,石家庄的交通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堪了,看来买车什么的也未必能方便。还有现在各种新楼盘的停车位,那叫一个贵,可能以后开着车不停都比停下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