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中国的城市都千城一面。但初来乍到一个城市 -- 即便是同一个省份相距仅 200 千米的城市,路标的样式、红绿灯的规则、公共交通系统的差异和本地人的口音都时刻给予我生理和心理上的陌生感。

初到一个地方,我都喜欢找个晚上独自出去走走。

沧州人说话,在我耳朵里,那就和天津话一个味儿,听着倒也不费劲儿,还有股幽默感。我对沧州人的第一印象挺不错:同天超市的购物车推得太紧,我尝试拉开几个,拉开几次均以失败告终,旁边来了一个哥们说这儿的都拉不开?然后到里面儿找着几辆比较好拉开的购物车,而让我意外的是他没有自己推走一辆然后告诉我说这边的好拉开,而是直接推给我一辆再进去推自己用的,我赶忙说谢谢,这哥们还说这点小事别客气。严格的说这还真是特别小特别小的事儿,举手之劳而已,不过也真值得我说个谢谢。

从超市出来,沿着忘了叫什么名字的大街溜达到了光荣路,看见一个帐篷,上有招牌“驴汤”!沧州的河间府历史上除了盛产太监还盛产驴肉。虽然我习惯性的肠胃不好,这儿的环境也不理想,但是正值大风降温时节,要想暖暖身子的话还就得喝碗热汤不是?进去招呼老板上了碗驴汤,谈不上特别地道好吃,不过驴肉本身清淡,驴汤也没有厚腻的油脂,正适合为温胃驱寒的一道加餐。

居民小区、超市、小卖店还有路边的小饭店,不去转一转吃一吃,仅靠白日里走马观花般的一瞥,永远不会发现城市与城市之间大相似之下人文地理风俗习惯上的细微差异。

哦,对了。哪条路上有家饭店叫世特酒店(SHI TE HOTEL),在被树挡住一个拼音字母的时候颇具喜感。

二、

自幼成长在城市,所以在太姥姥去世后,去农村的可能也没了。在沧州一连三天吃、干在农村,能近距离观察当地人的家居和生活,这让我觉得一切都很新鲜很有意思,除了在国道上以 85KPH 的速度避让横穿的三轮差点让我们丧命于沧州的事件之外。

西庞河,顾名思义,就是西边儿的庞河,我不知道“河”字儿是否真的是因河得名,但这“庞”字儿实实在在的说明了这一村庞姓占绝对主导地位。所以这的人们若非远亲便是近邻,走一道就要打一道的招呼,与城市楼房住户不知道邻居姓啥的情况反差巨大。
大队里面有个老大爷,可能真的读过点书,不过年纪大了,口齿有点不清楚,再加上我并非本地人,难以理解土话的口音。半听半懂,从本村的风土人情历史故事讲到华北大地,虽然到后面越讲越悬乎,不过有句话老大爷您讲得真对:“人在做,天在看。勿以善小而不为啊”。

2013-11-28 17.01.38

夜幕将要覆盖华北平原,忧伤浸透了谁的脸?
(万能青年旅店 -- 杀死那个石家庄人)

2013-11-28 17.35.11

西庞河的村西口

三、

2013-11-28 08.29.10

沧州有线电视信号塔

是谁明眸皓齿、活泼率真,莞尔一笑,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击中了我的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