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来,最受国人关注的事情,就是日本大地震,国人关注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次的地震强度前所未有,更核心的,或许完全是因为两国之间历史的恩恩怨怨。和我预想的一样,有人打酱油,有人表示深切同情,有的人幸灾乐祸,日本与中国一衣带水,两方的地理位置和环境,决定了两国之间必然会有无数的冲突和合作,基于中日两国特殊的历史,其实对于上述三种情况,都算是非常正常的思想的体现,虽然我更希望人们能够以一种人性高于一切的态度去面对这件事。

然而有这么一些人,不仅“热烈祝贺日本大地震”,还“强烈祈祷再震几次”,并以爱国者自居,批评甚至辱骂那些对日本受灾人民感到同情的人,的确你有表达思想的权利,但别人除了对你的无知感到可笑,对你人性的泯灭感到悲哀之外,似乎所能做的只有反驳。很可惜,这些所谓的“爱国者”除了会说漠视历史、中日必有一战、卖国贼伪善者与你奶奶被日本兵强奸了之外,再也没有比这更有逻辑性的语言了。这些“爱国者”究竟是不是爱国者,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者?是不是要抵制日货抵制法货;是不是要踏平东京核爆美国;是不是要以爱国者自居党同伐异。如果把这些作为评判爱国者的标准,德意志工人党领导下的军队是不是爱国者?他们都是忠心的为祖国强大而战;裕仁天皇麾下的皇军是不是爱国者?他们也在为信仰和祖国的强大而战。刘军宁说:“民族主义强调族国的绝对主权,从而极可能压制、剥夺个人的权利和自由,造就对内对外都不受约束的绝对专制的政治主权。在民族主义者看来,人类最重要的生存单位是民族、国家和种族;一切其他的生存单位,特别是个人,是微不足道的;甚至只有不计代价的本民族成员的个人牺牲,才能换来民族利益的实现,即以割股啖肉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在一个典型的民族主义者眼里,个人的利益和全人类的利益都微不足道。为了维持民族或种族的生存,无论要个人承担什么样的牺牲都是理所当然的,它常常要求人民奉献出最高的忠诚。所以,民族主义的意外后果之一,就是追求民族利益的良好愿望,反而造成本民族成员要承担极大的个人牺牲。恐怖主义往往是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的一种极端形式。恐怖行径调动人性中最恶劣的东西,拆除一切道德防线,牢记仇恨,不择手段,甚至牺牲自己,去消灭敌人。恐怖主义泯灭人性中最可贵的东西,如对生命的敬重、对他人的同情心和人的起码良知。”这些披着爱国者神袍的狭隘民族主义者,声称牢记历史,而实际上他们只记住了仇恨,看看那些口号:“中华男儿定当千军万马,持枪握刀,踏平日本,杀光,抢光,烧光东京,雪我国耻,扬我中华五千年汉唐雄风。”等等,看到这些我就突然想到一句俗得不能再俗的老话“冤冤相报何时了”,用一代的仇恨去换取另一代的仇恨么?这样子子孙孙无穷匮也,世世代代都要沉浸在血腥中么?同样的,还有一句经典的话“宁肯台湾不长草,也要解放台湾岛”,卢梭说的对,“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倘若有人以这种流氓和无人性的爱国主义方式去解放台湾,那我衷心的希望台湾不要回归更好一些。

真正的爱国,一种理性和感性混杂的心理,很难用非常具体和精确地词语描绘出来,爱国是一种感情,并非只靠利用堆砌的文字来培养,它来自于生于斯长于斯的脚下的土地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但是有一点更加重要:理智。一个对历史和现状无知的人,只会以自己的感觉和感情为核心,全然不管客观事实和实际结果,没有独立的客观思想何谈爱国,所以爱国更需要理智,首先要对中国的历史和现状有最基本的了解,在了解的基础之上,才会有能力和权力去爱国。我试着在百度搜索“什么才是爱国”,搜索到了相关结果约 100,000,000 个;搜索“怎样才是真正的爱国”,搜索到了相关结果约 65,300,000 个。这样一个结果,表明了大部分中国人其实并不会爱国,或者说不明白怎样才是真正的爱国,这似乎与我们从小就受爱国主义教育的事实相悖,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也证明了“爱祖国,爱人民”的简单语言已经跟不上社会的复杂和发展速度了。到底怎样爱国,我觉得这是当代中国人应该深思的一件事,虽然我们都觉得这是那么的显而易见,但是却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在那些“爱国者”口中的,我们这些假装高尚的伪善者、不爱祖国的卖国贼,未必不了解历史,约翰肯尼迪在一次演讲中的话很有价值;“时代与世界不会止步不前,那些只看到过去和现在的人必将会错过未来”,历史已经发生,不能假设也不能改变,正视历史并不代表着延续仇恨,勿忘国耻也并不代表着可以将人性泯灭,爱国与人性中的善良并不冲突。

扯下“爱国者”的神袍,撕下他们“爱国”的面具,其实只是一群心理创伤导致的充满妄自尊大精神的变态而已。爱国的本源是人,而对善良,爱与和平的向往,是人性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