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怎么地,突然有种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家的感觉。

三明治是只懒猫,钥匙链是只笨狗,给他们起这种奇怪名字的想法由来已久,可起源是怎么考也考不出来了。尽管猫狗分属猫科和犬科,自古以来就有不可调和的种族矛盾,但是我想,如果从小就在一起养的话,应该是可以共同相处的,或许那时候他们也会互相有感情了。每天回家之后,能够懒洋洋的坐在电脑前,有鼠标,蜷缩在怀中的三明治还有睡卧在脚上的钥匙链。

一间屋子,若没有阳光和植物,无异于一间牢房,还好,我想 23 层的高度,应该不会被谁挡住阳光。客厅里面有一台足够大的电视,即使离了电脑就不能活得我们,也需要电视来看 CCAV5 的足球直播,电脑 30 秒的延迟让人揪心。电视旁一定要有一台迷你音响,上面杂乱但是和谐的摆放着许许多多买的或者刻的 CD,或许某个阳光明媚的周末上午,可以泡一杯咖啡,在地上扔一个坐垫,打开音响,随意的从很大很装逼的书柜里面抽出一本书,消磨时光。各种 IKEA 的小家具,各种自己做的装饰品,还有布艺沙发,还有软软的大床,我靠,应该就是这样吧...

想到房子,特意翻了翻房子的平面图,虽然只有 97 平米,但是位置很好。每天下班儿了,能和她一起去长安公园遛弯儿;想买东西了,直接干先天下;出去玩,直接拐上和平高架。好吧,我得承认,这个她我不知道是谁,不过我从来不会怀疑是否爱这个她。一房一车,阿猫阿狗,再加上她,这应该才算是幸福的起点吧。

今晚路过(昨晚)28 的时候,小 5 感叹了一句,咱们和这帮孩子都已经完全不是一代人了。我以前都没意识到这问题,这帮初中的小孩,已然和我们有 10 年的差距了。我有点害怕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