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年是不是就这么一瞬间?

小学毕业,一向不轻易开口的我,居然唱了吻别。确实,很多人在这 10 年间,再也没有见过,毕业照上细细辨认,也有很多在嘴边的名字,就是说不出来。

来到初中,惊讶于这里居然还有一种叫做自习的课,与习惯于 4 点下课然后疯玩的童年,彻底说了再见,并且从此被剥夺过六一和教师节的权利终身。这儿彻底与小学不一样,语数英物化生政史,还好,初中并没有那么多的压力,学与玩并不冲突。即使家家都有电脑,我们也愿意跑到网吧一条街对抗 CS。然后,有了人生中的第一次也是目前唯一一次恋爱,享受着幸福,同时也被很多人羡慕着,这恐怕是这十年来,比其它时间段都好的时光。非典来了,我们在恐怖和兴奋地同时折磨下,“准备”着人生中所谓的第一次重要考试。2003 年,一个反常的冷夏,结束了初中的生活,结束了初恋。

如果不是中考前的体育测试,我都不知道二中的大门往哪开。整个高中都是浑浑噩噩的混下来的,好在时间很伟大,不好的心情也呈现非线性的降低。很多人的高中回忆都是很好的,然而我确实想不出有什么想说的,模模糊糊,恍恍惚惚。三年就这么过去了。高考,不提也罢。

06 年暮夏,爸妈开着车送我到了大学,一个河北省东北方的海滨城市,整个路程,都是抱着极为复杂的心情。好在热情的室友,不错的住宿条件,让我没有感到那么的失落。大学的生活其实是很丰富的,除了恋爱没有再碰过,基本上大学能干的都干过了,作弊,挂科,打架,拿奖学金,宅着,旅行,喝吐...其实大学期间从没有特别后悔什么,不过学习如何,吃喝玩乐从来不拉,只是在做上那个包的小车上,离开大学的那一瞬间我真的流泪了,后悔了。

如果说人生是一本长篇小说,改变成一场标准长度 90 分钟的电影,那么这十年我会分配给它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将头脑中的记忆碎片,打乱,拼接起来,再打乱,再拼接,翻来覆去的看着各种片段,总也舍不得剪去任何一部分。如果说人一岁是电影的一分钟,那么这部电影充其量只能算个预告,未来的人生还很长,一生中的取舍无法以现在的思维去界定,但是这十年,是成长的路程,即使平淡,也是一段最重要的记忆。

下一个十年,未知,但是一定要健康快乐。